東城記·第 0003 回 「使照與裝潢蟑螂」

by 張 家振 on Apr 02, 2019 , Leave your comment

2018 年剛過完農曆年,也就迫不急待地跟租屋處房東預告我們會準備搬出。也持續的詢問信義代銷切確的交屋日期,但是代銷在這方面就一直閃爍其詞;每次說法都不一樣,有時說消防鑑驗改善中、一下說是政府工務局還沒複驗。好在有在 mobile01 中找到建案的討論群組,加入了「已購 LINE」群,裡頭討論的說法就跟代銷有出入。

實際上建商卡住的便是「使照」,因為政府工務局認定周遭的建商捐地包含「巷子馬路、公園設施」等都需要依照政府規範改善完成才能核發上東城使照;這就讓 LINE 群組裡的很多所有權人不滿,也打亂了很多人的計畫,有原本預定新婚搬入、獲是賣房搬新家的等。於是就有許多積極的所有權人找到議員去給市政府來一點壓力。雖然這種方法非常台灣但是非常有效,在農曆年後 6 個月的 9 月,終於被通知可以約時間交屋了。

因預算以及自己對裝潢方式有一些想法,所以一開始就不打算找所謂的「設計師」,在等候交屋的這段時間便就始找所謂的「裝潢工班」。由於一直本著不想麻煩熟人的態度(雖然也沒認識多少熟人),便在剛剛翻新完成的常去的獸醫院問到了醫生的裝潢工班,這個工班同時也是愛貓族,想說愛貓的工班應該不會是壞人吧?

這位獸醫院的裝潢工班,我們姑且稱為「J 先生」,從 2018 農曆年前就開始與 J 先生聯絡討論;討論過程中也覺得 J先生頗能配合我們需要的裝潢方式,前後也進了案場大概 2、3 次,最後的估算報價大約是 100 萬左右。

過程中 J 先生不斷跟我們說要先跟他下「訂金」讓他先叫料以防隔年漲價以及預排各種裝潢師傅的時間,並強調一但決定了就不要再找其他廠商報價等等。由於那陣子很多事情同時在忙,覺得有一個理解你想法的工班幫忙照顧案場應該很靠譜,就付了幾萬元的「訂金」並口頭跟 J 先生說「工期我真的無法跟他確認,但是一定是 2018 年農曆 2 月以後了,實際工期得看建商使照核發的交屋日」。

J 先生也說非常能夠理解,「訂金」他會先用來「定料」以防價格浮動,一開始也覺得合理,在細目報價單上簽了字付了訂金之後的歹日子才正式開始!

交屋日期從農曆年後到 9 月這段時間,老婆在運動時恰巧認識了一位退休室內設計師,目前專門投資北市鬧區小套房裝修後出租,討論了房地產的八卦。隨口就聊到了找的裝潢工班,這位退休設計師聽到我們的案場大小以及大致內容與價格後,立即說「太貴了!」。因為自己也是從事設計相關工作,一開始覺得價格這種事情很難說的準,但是在老婆將報價單給予這位設計師看過後,設計師很明白的告訴我們,這位 J 先生選用的「裝潢材料」都有浮報的狀況……就推薦了設計師長期合作的工班 S 師傅。

因為當時自己也同意簽字了付了「訂金」了,於是在年後與這位 J 先生聯絡討論價格與裝潢內容想要異動;首先我們是要求已經付款的部分轉作材料費,或是給 J 先生施作部分項目,其他項目我們有意其他工班施作。找沒想到 J 先生便開始批拉啪拉的暴怒講了許多違約的項目,並開始威脅他已經下料、安排工班了等等無法退回等等,要我們結清剩餘費用,無法異動。

J 先生的說法明顯有很大的問題,首先我一開始就與他溝通過,交屋日期未定,怎麼會他安排好工班了呢? 再者我也跟他好好溝通說道那已經下的料給我沒關係,我請其他人施作,但是 J 先生也拿不出他所為的「下料」的裝潢材料。而看著手上的報價單,也才發現當初討論的櫃體圖也都沒給我們,這時我跟老婆漸漸意識到我們是碰上裝潢蟑螂了!

後續一直想與 J 先生電話聯繫,也傳了數封簡訊想要溝通,但對方開始神隱。我們只好就法律上正式的途徑寄發存證信函至 J 先生與我們簽約的文件與名片公司地址。沒想到接連寄了兩次都被郵差退回,查無此地址!

後續打聽這位 J 先生還接了獸醫院醫生家中的頂樓翻新,直至今日這位 J 先生還是無法聯繫上,至於那個訂金也就只能當作功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