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位於 “我人生中嗑藥的部份” 分類的文章

前距腓骨韌帶裂了

by 張家振 on May 20, 2009 , 6 comments

距離這個事件的案發時間點,算起來其實快一個月了。

4 月 24 號當天早上,剛從實踐離開回家,於大直街的誠品書店外;有一學生狂奔過馬路,而那傻孩子只看了左方來車,就不顧右方綠燈直直的往對面的 Subway 跑去。說時遲那時快!剛綠燈左轉的我就緊急煞車,輕微的碰撞到那傻孩子,他沒事,但是我卻被摩托車整個壓到腳踝;以交通路權與對錯來說,我沒撞飛他真是太仁慈了......

閱讀全文

2周的20顆藥丸

by 張家振 on Jul 01, 2008 , 12 comments

這兩週來因為感冒併發過敏性鼻炎,而就在前幾天本來快好了,又因為吹冷氣吹的太爽二次感冒......從 6 月 17 號看了第一家診所,醫生開了些抗生素與鼻炎藥;吃完三天的藥物療程後感覺只剩下小咳嗽就沒有去理他,於是乎咳嗽越演越烈。再次的又喚醒了鼻炎,這次連耳咽管都有點發炎;回台中看了第二家小診所、拿了些我吃了完全沒有療效的藥物。

到了 6 月 30 號,實在是因為耳咽管壓力不均,耳朵會一直聽不太清楚,才去小時候常去的一家號稱藥效超強耳鼻喉科再次看診。這次很猛的一次開了九種不同的藥丸,效用似乎比較合乎我的體質。

閱讀全文

開始認識你所吞下的美麗藥丸

by 張家振 on Jun 17, 2008 , 11 comments

台灣人民算的上是世界吞服藥丸最多的民族之一;在健保普遍的台灣社會,我們養成了大小疾病都必須就醫。然而,大部分的人們只要求醫生所開給的藥物 - 一種心靈的信仰護身符!

批價單嘎嘎的印出,人們從這一刻開始信仰著從藥劑師手中接過的那包藥。藥劑師的叮嚀就像吵雜的都市,慢慢的融化在那幾顆即將吞下的藥丸中。在台灣,大部分的人其實不知道他們吞下的是什麼,只知道聽醫師的處方準沒錯!這正是本篇所要說的重點。台灣的社會不只充斥著盲目信仰藥物的人們,滿街的大小診所駐紮的專業醫師才真較人疑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