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夯還是正憨?

by 張家振 on Dec 10, 2008 , 13 comments

「夯憨」

部首:大力
注音一式:ㄏㄤㄢ
通用拼音:hanong
副詞:盲目趕流行的的大眾。如:「夯憨」鬼、「夯憨」逼
形容詞:天真、愚笨的聽從大眾與媒體,無法自行思考,無法自拔的加入大眾行列;也可以用來形容捏造風潮的媒體記者。

最近在數位時代看到了詹偉雄的這篇重思「蛋撻效應」後,就讓我想要以大眾的角度來討論台灣社會的這種交互現象:媒體為了利益捧紅話題,然後一大群得了「夯憨」病的台灣人開始全盤買單,肥了媒體、商人,空了腦袋。

文中詹偉雄以創意產業、製造業、大眾預期心理等層面來討論台灣社會的「一窩蜂」現象,並且在文末對於近期的「豪宅熱」、「超級星光大道熱」、「單車熱」、「海角七號熱」提出了疑問與期待。但是我看完的第一反應卻是:台灣的民眾到底在夯什麼?

其實,台灣一般大眾對於媒體所放送的訊息的接受度之高,已經到了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程度了!對於一般大眾來說,獲得資訊的媒介,不外乎是這些所 謂的傳統媒體,如:電視、廣播、報紙、雜誌等管道;更甚者,進步的用了電腦瀏覽網路,卻只願意敲擊滑鼠點選著如同報紙一樣有著一串一串頭條的網路新聞(這 裡的網路新聞指的是沒有討論空間的單方向媒體發送給閱讀者的傳播模式)。這些媒體所使用的模式其實相當的僵化,任何事物只要夠有商機、有話題性,本身內容 又是大眾所能吸收的最高限度,新聞媒體就會以一種近乎無孔不入的手段,不斷的放送,讓我們捂著耳朵也可以由朋友口中收到消息、讓我們遮著眼睛也能由生活週 遭瞧見影像。而長久以來的媒體傳播模式以及社會普遍風氣,使得一般大眾個體產生群體效應;如果沒跟著這些所謂「正夯」的熱門議題跑,就會被身邊的人視為落伍、跟不上時代。

對於這種已經根深蒂固的台灣媒體與台灣社會的詭譎現象我把它稱為「夯憨」。從小時候的家庭生活開始耳濡目染,年長的一代每天依賴著如:電視、廣播等傳統媒體不斷重複放送的資訊來當做除了基本生理需求外的唯二需求,吃飯配電視新聞,深怕來不及接收到底什麼「正夯」; 價值觀的扭曲,只管吸收,而把閱讀書本、自我思考、推翻假設的這些真正有意義的行為當做是一種刑罰。現代人到底是活在每天透過這些媒體所接收到的資訊所構 築的快速而紊亂的世界,還是能夠選擇在擁有絕對自主的方式去好好思考究竟需要那些資訊、那些東西是真正能夠讓自己的心靈感到滿足與愉悅?跟隨大眾,究竟是正夯還是正憨?

身邊有不少人始終無法抽離媒體只是一種虛幻的假象,盲目的陷入這個正夯、那個正夯的瘋狂現象。豪宅正夯;試問到底哪天可以存夠那個連買個小奢侈品都 很痛的荷包,買一棟屬於自己的豪宅?金字塔就是那個形狀,不可能要他倒過來放。超級星光大道正夯;如果那些參賽者的熱淚與歌聲讓你感到感動, 那很棒!但是如果著魔陷入了製作與節目效果的漩渦中,那就真的憨了。單車正夯;為什麼要花大把鈔票來買到單車的快感?灰頭土臉加上一身熱汗是基本,每天都 能騎去上班嗎?要運動為何還要找個正憨的風潮,花比以往高上許多的代價來獲得?海角七號正夯;可能是一般大眾的電影真的看太少了,什麼鏡頭語言、編劇,都 可以隨媒體與群眾天花亂墜的把二流說成一流,請趕搭正憨熱潮!

但也並不是趕搭正夯的列車就一定正憨,在加入正夯之前,請先用心思考;這些事物為何而吸引你?是否值得你花費時間金錢去投入「別人所設好的局」?像 是「大學生了沒」、「康熙來了」等等這些正夯的節目,到底提供你多少真實?而那些所謂的「名人」、「潮人」、「達人」所帶來的體驗又有多少是為了節目效 果?有沒有想過那些人的腦子裡到底裝了多少知識與見識?如果只是要隨著媒體的不斷放送而加入其行列,那到底我們存在的價值在那裡?

「夯憨」的高密度族群:六、七年級生。

現今大學生的地位低落,多少是自己所中下的苦果?要加入正夯而腦袋正空,成了名符其實的正憨!前陣子的電影,赤壁正夯;連大學生都沒幾得能夠有條理 的敘述三國前後的歷史,更別說地球村的其他村民介紹中華歷史。文藝青年正夯;以文藝青年自居的大學生,請問到底看了多少正統的哲學、文學、甚至社會學、政 治學、經濟學?只盲目的追求哪個樂團最屌、哪個春上春樹最文藝,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吸收多少?真正腦袋到底裝多少墨水?潮人正夯;以享受所謂的潮牌作為人生 的目的,潮牌不是原罪,而是那些人到底信仰什麼?當自己上了年紀,發現把人生大半的精力都砸在潮牌的追求上,到底獲得什麼?政治青年正夯;野草莓燒的火 熱,請問樂生的案例告訴了我們什麼?大學生搞政治真的這麼乾淨?訴求誰又聽進去了?

要避免這種淪為「正憨」的變調,請試著關掉電視、停止單向放送媒體對我們的毒害。開始跟自己對話,而不是讓別人去操縱我們要何去何從;找出問題,尋求答案,透過不斷的驗證與反覆的思考建立獨立思考的自我價值觀點。什麼是正夯真的跟我們不是很重要,而是我們需要什麼?

跋:如果說才剛結束的「簡單生活節」是高尚的一種出路,那麼恭喜您,您搭上了商人所為您精心打造的正憨列車了。

  • Dogg

    一窩瘋說實話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好的是:人民的接受度很高;壞的是:東西沒有被細細品味過,就被丟棄在一旁。

    只要能樂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樂趣所在,管他熱門不熱門,這是真正屌。

  • 楊賺賺

    說的真好!
    其實電視、報紙、雜誌多看是好事,但要有自我思考的能力。
    不過現在腦殘的年輕人太多了。
    如果會自己思考的人,看這些,大概會想,台灣真是商機無所不在吧!(笑)

    其實我還真是不懂這些現正夯的東西本質上到底有什麼是真的實質價值的!
    不過反過來說,其實當個腦殘的年輕人搞不好還不錯,大概還蠻無憂無慮的吧!呵呵
    (只是荷包要夠本,不然很快就空空了,然後再回去找爸媽要吧!哈)

    你還花時間為此寫了一篇文章,你也很屌呀!說的真是有到位!

  • 四爺

    學我躲來山中最夯~

  • @四爺

    遠離塵囂最夯!

  • D

    如果說才剛結束的「簡單生活節」是高尚的一種出路,那麼恭喜您,您搭上了商人所為您精心打造的正憨列車了。
    --------------------------------------------------

    你已經將大眾視為一群沒有臉, 沒有特色的人.
    請問這種觀念從何而來?

  • @D
    謝謝您的指教,

    您提到的大眾是否過於狹隘?
    並不是每個人都必須選擇接受傷人們所炒作的東西。

    很多活動與是由的立意是好的,
    但是一旦被過度商業包裝與宣傳;
    讓原本的精神變成只是一種盲目追隨,
    那就是一種弔詭。

  • D

    你的論述將大眾簡化為兩種, 追隨者與能思考者.

    既然也能說出"不是每個人都要追隨..."
    那麼, 何以用二分法與刻板印象看待媒體與大眾?
    好像大眾都不配擁有思考能力.

    每當看到台灣人批評台灣人有習性若干若干, 好似台灣人乃世上最糟的民族, 好像除了台灣之外地球再無如此糟糕的民族...

    感覺總是很複雜.

  • @D

    感謝您再次指教討論

    沒錯,在這篇中我把大眾簡化為兩種模式。這樣的二分法並不是說大眾不配擁有思考能力,而是為了反諷,台灣傳統新聞媒體的密集度之高,實在是其他國家所少有。這些媒體與人民的接受度造成了台灣今日社會的狀況。

    簡化的目的是想要提醒這些每天吸收新聞媒體的閱讀者,希望能夠讓執迷者知道媒體的話不是一切,而一切的潮流、話題的本意義究竟為何?例如最近:媒體再度操著老練的手法報導經濟不景氣的消息,24 小時不斷放送,吃飯配新聞的大眾都頻頻搖頭,接連的打擊、連吃飯時間都無法真正的喘一口氣,回到家又繼續打開電視接受轟炸。而這社會到底是真的已經跌到谷底?還是在唱衰?這都是非常值得討論的。

    有關民族與習性,並不代表我是這麼的厭惡台灣,我也並不覺的台灣民族糟糕;而是台灣的民主還非常年輕,歷史根源又非常的尷尬,導致許多台灣社會的根本問題,不是短時間內能透政府訂定的種種短淺的政策所能夠逆轉的,

    教育才是根基,如果人民都不懂的思考與追求真理,
    那台灣的進步與民主,恐怕更加遙遠。

    您提到「感覺總是很複雜」,看出了您對於台灣社會議題的敏感;當然,這篇文章是用了許多誇張的筆法與諷刺的手段來寫,但是在這樣焦急的社會價值觀下成長,我比誰都還要關心這些議題;不然也不會有這篇文章的產生了。希望您能理解這篇文章真正的用意,歡迎再留言討論,謝謝!

  • 哈哈..我只看到"部首"就覺得好玩捏...

  • @michelle米

    您真內行!

  • 你好,初次見面(算是吧XD)
    看到你寫的這篇文章和回應裡的一些討論,忽然有了點共鳴。
    我一向是反對流行與盲從這回事,但是在這裡我不討論所謂的流行兩字的定義,流行沒有好或不好,只是盲從的流行被我視為對我個人很大的傷害與迴避。
    其實狹隘的時尚與設計也可以說是流行,不妨說流行(夯)是一種大眾主流價值觀的展現,而我規避和厭惡的其實只是「失去脈絡的追尋」(也就是盲從吧)罷了。

    其實我不討厭海角七號,我只是不喜歡裡面某些特定鏡頭的處理讓我認為它還是太過輕忽的去詮釋某些議題;然後我也幾乎不看電視除了卡通和電影影集還有探索系列頻道XD 每個人在生活中生活該明瞭自己承襲的是何種脈絡與承載,而非放空在空泛的流行然後自我幻想自己站在這些空泛的頂尖。
    我只是想說,你的論調我喜歡,寫出來就是一種形式的生發,只是這些東西還有太多人不曾想過或是就像被甩了個巴掌一樣甩醒,盲從可以被視為一種社會團體動力,但是在那背後我相信還是有太多的個人特質與不同的人生組合和選擇,只是我們只能就這讓人優嘆的表象多說些甚麼吧。

  • @電子羊

    謝謝您的回應,

    台灣孩子的觀察力都被教育體制、社會體制所壓抑了。
    而台灣獨有的媒體文化、流行文化更是直接的對我們進行洗腦...

    就像您說的,
    那些崇拜流行文化的人們似乎很難看見其背後的「本義」,
    常常追隨媒體所創造的「失焦」,令人著實難過。

  • 舒名 楊

    日本人也是崇洋啊,他們目前也是流行韓國風,但它們有這樣盲目的只為菱形而趕流行嗎?沒有!日本年輕人到現在也還是支持自己本土的歌手和物品,這就是台灣人的教育和極度偏差的價值觀,幾百年死不改,這種劣根性一代傳一代,只能說永不進步的台灣人!
    不願學習的台灣人,太自私的台灣人~~~~~~~~~~~~~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