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都市的雨水與街道

by 張家振 on Jun 16, 2008 , 17 comments

從 6 月初起,就是一直像今天一樣的天氣:早上的太陽會騙人,下午雷雨包你濕。

讓我再次的感受到我們所生活的都市,是如何的髒亂與噁心;為何這樣的定義?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每天騎著摩托車上下班/課,或是撐著無論如何都會讓你濕身的雨傘在巷弄街道間穿梭的都市勞動者,相信你們一定忽略了這個在你我匆忙步伐所經過的腳下,究竟藏了多少城市的殘渣?

啊!呸!這位中年人吐了一口濃痰,濃痰的黏稠度大概只有排水溝的長方形交錯格可以剛好滑進去。

樓下養狗當孩子的小夫妻又帶著兩隻吉娃娃去散步了,就在出門那一霎那,吉哇哇們不約而同的蹲下了,新鮮的兩坨......那夫妻很識相的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報紙,抹去了大部分的條狀物,留了一地深褐色的污漬。走著走著,吉娃娃們又在人行道外的摩托車輪圈上撒了點又黃又濃的範圍警示液。

坐在自助洗衣店外的老人,正快意的享受他的小拇指與臉上那兩個 size 如此吻合的兩個濃密巢穴的親密接觸;並不時的將那些餘燼往地上彈射。

啊!對街走過來另一個約莫 50 歲上下的隔壁的玻璃行的老闆。與前一個老人較勁似的,伸出食指壓住其中一個臉上的巢穴,用力的將另一個巢穴的殘渣噴射出來!哎呀!沒中,那灘詭異程度不輸濃痰的分泌物,著實的卡在街道旁的水溝蓋上。

傍晚,巷口的自助餐在騎樓的柱子上安裝了個水龍頭,開始洗滌一整日的食物殘渣;彩虹般的水流夾雜著腐敗的酸臭,慢慢的流往這條巷子的低處。

超商外的兩位無所事事、騎著改裝到不行的摩托車的年輕人正在這午夜拉開喉嚨,跟這個街區的住戶與經過的人們,述說著他今天做了哪些偉大的事蹟。兩人吸完最後一口煙,煙屁股往馬路邊一丟,成為了這城市的一部分。

今日正午,下起大雨,一位不知為何而出現在街道的高中生,正穿著褲管可以拖到地上的過大高中體育褲,走過這個濕濕的街道。不用懷疑,以上那些都市殘渣,都將與這位高中生的因為過長而泡在街道上的體育褲褲管同在!而高中生開心的走回家裡,拖了鞋子、走到房裡、書包一丟,就趴在床上享受路上租回來的漫畫,而那來不及換的褲子沾滿了都市殘渣,將在你我家中的每一處,找到新的休息站......

今日正午,頂著大雨,一名剛吃完午餐正要回去上班/課的機車騎士,也許穿著超商買來的黃色雨衣:那種無論如何也會讓鞋子成為小游泳池的那種高級雨衣!以時速 60km 正在趕回他的目的地。唰!唰!旁邊高速行駛的小客車、公車,正用他們大尺寸而擋泥板小的可憐的輪子打起夠高的水花 (伴隨著前面幾台改裝摩托車的後輪,因為除去擋泥板而高噴的路面積水),迎面而來,打在這人的安全帽上、也打在這人的嘴巴與下顎,那些安全帽檔不到的地方。城市的殘渣再次的跟上你我。終於到了!買杯清涼的飲料,拿起吸管一撮即吸上一口;那些殘渣順著你我的臉頰、你我的手指,進入了他們的下一個聚落。

沒錯!這正是每天生活在你我週遭的居民們所為這個城市所提供的。還有許多我們看不到的、厲害百倍的,也都會隨著上述這兩個案例與你我同在;甚至!你我都參與了這樣的製造。

所以我每每勸告朋友:在日常生活中,褲子不要落地、包包不要落地。舉凡會進入到你我私人生活空間的一切物品都不要落地;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在你因為一時方便而把包包放下的那塊地上,是否曾經是這些都市殘渣所落腳的住所。如此,那些都市的殘渣將在你自以為洗完澡後的徹底清潔,伴隨你在床上渡過一夜又一夜。

也許你認為沒關係,也許是我太潔癖;

喔!對了!我也曾經作過實驗,當我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褲在這樣的雨天走過都市的街道,回來的代價是,兩隻小腿點滿了潑墨山水、白色短褲的屁股面,也已經作好了一幅我用漂白水也很難抹滅的名作!